树挂上沾满了霜雪。

    窗户玻璃上黏着层层的霜花。

    手指可以在上面画出各种的图案。

    北风猎猎的吹。

    八十年代还没有暖气。

    冬天靠硬挺。

    韩显樱醒过来时外头乌漆墨黑的。

    她这是在哪儿?

    周围白花花的,好像……是医院,动了动,唔,浑身酸滴溜的疼。

    她动了动。

    熟悉,深沉的声音在她耳廓响起:“媳妇,别动,挂着吊水呢。”

    行深?

    她是出现幻觉了么?

    韩显樱掀了掀眼皮,蒋行深那张英俊的脸映入眼帘。

    她激动,想坐起来。

    蒋行深快她一步摁住了她的肩膀:“别动,你身上都是伤。”

    全是被孙克海打的。

    “你怎么来了?”看到他,韩显樱那颗悬在喉咙口的心终于放下了,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他,又想到什么,紧张的问,眼睛转都不转:“孙克海抓到了么?他还有个同伙,村里的张大嫂,都抓起来了么?”

    蒋行深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都抓到了,你放心,公安局局长给了我消息我就连夜赶过来了。”

    蒋行深动作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媳妇你受苦了。”

    之前还没觉得怎么样呢,蒋行深一关心她,委屈犹如黄河滔滔涌了出来,她扁了扁嘴巴:“行深,你们一定要严惩他们两个,他们想杀了我,他们揍我,揍的我可疼了,我好不容易才跑了出来。”

    蒋行深轻轻把她拥入怀里,心痛的直冒酸泡泡:“一定严惩,你放心,他们伤害了你,我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其实蒋行深来医院之前了解了情况后便去了公安局的审讯室,狠狠的暴揍了孙克海一顿,为韩显樱出了顿气。

    “行深,傻狗呢?”韩显樱紧张又害怕的抓住了蒋行深的衣服:“傻狗为了保护我被打了,它在哪儿?是不是……是不是死了?”

    眼圈一红,眼泪马上要出来了。

    蒋行深松开她,蹲下来把趴在狗窝里的傻狗抱起来:“这儿呢,好好的,没死,傻狗很勇敢,跟部队的军犬一样勇敢。”

    韩显樱看到傻狗扑哧笑了出来。

    傻狗黑黢黢的狗脑袋上裹着一圈白色的纱布,衬的它模样更傻了。

    她抱过傻狗轻轻的摸着它:“傻狗你真好,你真勇敢,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

    蒋行深眼神黯淡。

    媳妇对傻狗也太好,太温柔了吧。

    他好像有点吃醋了。

    恩,他居然沦落到跟一只傻狗争风吃醋了。

    “傻狗需要休息。”恩,找了个好借口的蒋行深把傻狗抱回了狗窝里。

    咕噜。

    韩显樱捂住了肚子,不好意思的看着蒋行深:“我才几个小时没吃饭就饿了。”

    蒋行深宠溺的捏捏她的脸蛋:“不是几个小时,你都昏睡了一天了,这是第二天的晚上。”

    “啊?”韩显樱错愕,她她她……她咋这么能睡呢,咋没睡死过去呢。

    “我去给你买吃的。”媳妇饿了,他肯定要喂饱媳妇。

    韩显樱看了一眼石英钟,现在是凌晨一点,又看向窗外,拉住他的手:“行深,太黑了,外头还下着雪,你别出去了,明天早上再说吧。”

    蒋行深把她的手放进被子里,让她躺下,给她掖了掖被角,声音温柔,让人安心:“你闭会儿眼睛,我一会儿就回来,乖。”

    他迈着步子走出了医院,野兽般的风雪朝他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