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咬金揪着薛仁贵所去之处,并非他地,正是大唐皇宫;

    他一路横冲直撞,直奔到太极宫殿御书房,宫中侍卫一见是他程千岁,哪里敢去过多阻挡!

    “程阁老,不可,不可呀,早朝之前,陛下都将要小憩一会,说了不准任何人打扰的!”

    “陛下,陛下,您在吗?”

    “程阁老,小声点,求求您老了,小声一点行吗?若惊忧了陛下,奴才们可担待不起!”

    “陛下,俺知道你在,快出来见见俺,俺真有要事禀报!”

    此时此刻,门外这么大的动静,御书房内的李二早就已经被吵醒了,他就是故意不让侍卫开门;

    不过,程咬金不依不侥,屋内的李世民都不禁是满脸无奈的坐不住了,恨不得上去痛扁他一顿!

    “哎,宇文士及,你说这老东西是不是越来越没规矩!不知朕在休憩吗?有何事不能早朝再说?”

    “嘿嘿,陛下,要不……您还是让卢国公进来说话吧!”

    说实话,其他人,宇文士及都敢说,这三斧头程咬金,他还真不敢多嘴;

    天下人谁不知道,他可是跟当今陛下李世民一个战壕出来的铁把子兄弟!

    “哼,宇文士及,那就让他进来吧!不知死活的老东西,朕倒要看看他有何要事,若无关痛痒……

    朕今天非得扒了他一层皮不可!”

    “陛下传召……卢国公程咬金!”

    程咬金一听,立刻一喜,二话不说,带着薛仁贵,直接冲进了御书房!

    “小兄弟,这就是当今天子,史上最贤明的帝王圣君,还不赶快参拜!”

    “薛仁贵拜见陛下!”

    顿时,薛仁贵一听,二话不说,纳头便拜;

    同时,李世民一看,不禁满脸的不耐其烦!

    “行了,老东西,少再拍朕的马屁,你什么德性,朕会不知道?说吧,这次又要多管什么闲事?”

    “闲事?陛下明鉴,这次俺老程管的可不是闲事,而是一件关乎大唐江山社稷之重的重大事件!”

    “哼!”

    李世民一听,不禁白了他一眼,满脸不信!

    “说吧,薛仁贵,不要怕,有俺老程在了,不过,天子面前,务必句句属实,切不可夸大其词;

    否则,你若信口雌黄,俺老程也没法保你!”

    “卑职明白!”

    说完,薛仁贵便不禁一五一十的将张士贵如何利用他们征东,如何去冒领他们的军功;

    甚至多次因为张士贵的一已私利,而错过许多原本可一统辽东,全歼敌军的最佳良机;

    以至于,现在辽东还在相互抗衡战事不断!

    “什么?在我大唐,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瞬间,听完薛仁贵所说,李世民整个人直接就不由满脸黑线,根本不敢相信这种事情竟会发生!

    “薛仁贵,你既说出此话,可有什么凭证?”

    “禀陛下,军营十万士卒,人人皆是凭证!”

    “可是,他张士贵乃三军主帅,你不过只是一介伙夫,你凭何敢声称他张士贵冒领你们的军功?”

    薛仁贵一听,连忙低下头,沉默不语,此刻,就连程咬金,也不由急的连连直抓脑袋,无言以对!

    确实,他薛仁贵没有办法证实,这些军功是只属于他们个人的军功,而不是张士贵这位主帅的!

    话虽这么说,然而,事实上,李世民乃带兵出身,他早已明白了一切,知道谁是谁非!

    大唐以武建国,领兵打仗,最忌讳的就是赏罚不公,一旦赏不明,罚不严,军心必散!

    李世民比谁都懂得这一点,这也是他最在意的,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搞垮他辛苦建立的大唐铁军!

    只不过,他现在贵为大唐天子,早已不再是一名战场之上的三军统帅!

    “陛下,该上早朝了!”

    李世民一听,面无表情的起身,然而,刚走出没几步,突然,他再次转过身去紧紧盯着薛仁贵;

    “你叫薛仁贵是吧?朕且问你,可有胆量在大殿之上,与张士贵张大将军当面对质?”

    “有何不敢!”

    “很好!老东西,你带他上朝,随时听唤,还有,宇文士及,立刻给朕传张士贵将军,还有……

    之前朕让你们前去传唤客卿十八公子,他人到了吗?此事,朕倒很想听听他有何高见!”

    ……

    同一时间,太极殿外,早朝将至,满朝文武全都自动按照阶级地位站成两排;

    左边一排,第一人自然是长孙无忌,他乃是当朝宰相,当之无愧的文官之首;

    右边一排,第一人黑面神尉迟敬德,乃右武候大将军,武官当中以他称老大;

    在这一点上,就算是程咬金,也不去跟他争!

    其余人等,房玄龄,候君集,高士廉,杜君绰,公孙武达,刘师立都是老人!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们个个都是身份尊贵,权势韬天……

    然而,此时此刻,却唯独李承道身着布衣,站在最中间位置!

    瞬间,全场目光,不禁一下集中到了李承道的身上,他们都不禁在细细揣磨面前这样一位草民……

    琅琊阁主十八公子,他到底是一个何等存在?

    一口说死郑仁泰,现在又和他们站在一起,竟以布衣之身与他们同上早朝,大唐从未有此先例!

    “早朝开始,百官进殿!”

    就在这时,随着内侍一声传唤,文武百官不禁连忙低头屈膝,快速步入太极殿当中……

    唯独李承道……

    他淡淡一笑,不卑不亢,抬头挺胸,大踏步的缓缓走进太极殿,就如同天子上朝一般!

    “陛下驾到!”

    不一会儿,当李世民皮笑肉不笑的走出来之刻,大殿之下,满朝文武皆都跪倒在地,山呼万岁!

    “启禀陛下,微臣昨日已与尚书令,中书令,以及各部经过商议,决定共同推举……”

    此刻,还是宰相长孙无忌第一个站了出来,然而,他刚说到一半,李世民不禁一下便打便了他:

    “慢,辅机,朕决定了,今日早朝,其他事务暂且全都放置一旁,我们先来解决一件军国大事!”

    “军国大事?”

    顿时,包括太子,魏王在内,长孙无忌,房玄龄等大臣们一听,不禁全部都大吃一惊,不明所以!

    太子,魏王二人更是频频看向最后一排角落里的李承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是觉得,今日李承道才第一日上朝,便出现这种变数,肯定与他有关!

    毕竟,在他们看来,在这个世上,能够让他们父皇李世民,接二连三做出这种不可思议之事者……

    恐怕也就只有他们心中当中的这位神人琅琊阁主十八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