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号别墅,位于h市城郊的黄金地段。它富丽堂皇、雕栏玉砌,面朝大海、背靠群山。四季风景如画,全年气候适宜。偶有珍禽出没,间或飞鸟游林。下行两千米,联排洋房高档小区作陪;上游五十米,便是观海景的最佳方位。拥有这栋别墅的人,非富即贵,身份煊赫,绝对是人中龙凤,天之大才。

    当然,天妒英才,老珠宝商还没享受够,就提前抛弃一生富贵游离人间。反倒让五个小年轻,住了进来。

    自从楚东升和姜朝娣确认了关系后,整个别墅都充斥着温馨的气息。翟尔雅这只单身狗也过得非常愉快,并且继续在各种奇怪的投资路上越走越远。

    春暖花开,他们终于打算好好地收拾下露台。

    露台面积很大,哪怕在这里开烧烤party都够用。地上铺着海蓝色的瓷砖,外墙还挂了一圈儿的花篮支架,可见原来的富商也是喜爱花草的人。

    几人自费,上淘宝一顿采购,从多肉到鲜花绿植,另购置了许多花盆、石子、营养剂,就连杀虫药和土壤改良剂都没放过。姜朝娣为了增加参与感,另购置了许多花草的种子,打算亲自种种看。

    楚东升对此倒是不抱希望,“你地都没种过,还会种花?”

    姜朝娣不服,“种花跟种地有什么关系!我这可是大波斯菊的种子,卖家说了,撒地上就能活的,9.9一大包还包邮,容易的很!”

    几人兴致勃勃,又是藤蔓架子又是高低台的,还真把这光秃秃的露台,打扮成了小花园。

    “太好了,等这几朵花开了,我们就剪下来放在屋里,这样每天都有新鲜的花来插~”秦枫幸福地拍着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喜不自胜。

    然而想得挺美好,夜里来了场暴风雨,头天搭好的架子全散了,几人没办法,只好去车库找工具修补。

    “我想起来一个问题。”楚东升拨弄着车库与客厅相连位置的那个窥视镜,“这个东西,到底是干嘛用的?”

    当年几人躲在车库里吓唬姜朝娣的时候,就用这个东西偷看过客厅的情况,后来捡到了那个钻石戒指钥匙,意外地打开了一楼和二楼之间的阁楼,发现了富商的小秘密。

    当然,在经过春哥的同意后,他们也将自己和这栋别墅的照片,放进了阁楼的照片墙里,纪念他们在这里的美好时光。

    “这不就是那个监视客厅的窥视镜么。”姜朝娣愤愤不平,她最怕鬼,一想起这件事就来气,“管它干嘛,快来帮我搬工具箱,哇,好沉!”

    楚东升转动着窥视镜,依然不解,“我查过,富商活着的时候,经济状况一向宽裕,公司也蒸蒸日上,从来都没有借钱被追债的经历,他为什么要在车库放一个这个东西?再说了,就算是为了躲追债的,躲在车库有什么用?除非。。。”

    一席话引得所有人停下手里的活儿,齐齐看他。

    “除非,这里有地道。”楚东升越说越觉得有道理,“这内窥镜一定还有连接的地方,搞不好这里有暗门或者储藏室,能躲人的那种!”

    王耿兴奋起来,“那里肯定都是财宝!搞不好是他洗黑钱或者秘密交易的地方!紧急时候还能避难!真是一举多得!东升,你太厉害了!来来来,把灯全打开,我们开始找宝藏啦!”

    自从上次姜朝娣表示车库太暗她绝对不会踏入后,王耿和翟尔雅合力增加了车库的照明布置。自己掐线自己安装,居然真的让这个黑乎乎的大车库变成了无死角光亮的大厂房了。

    此时照明全开,一室亮堂,众人追寻着内窥镜的垂直方向,摸到了它接地的另一端,王耿用力跺了跺脚,“好像真的是空的?”

    众人开始在四周找缝隙,就差趴在地上匍匐前行了。

    姜朝娣不太敢过去,她一直觉得富商个性诡异,明明一个人住非要造五六个房间,明明可以大大方方的找个房间摆照片,非要设计个什么阁楼,总之这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人,她实在是欣赏不来。

    独自一个人走到了车库的深处,这里少有人来,角落里还结了蜘蛛网。姜朝娣好奇地凑上去看墙角那儿写了些什么字,熟料脚下的土壤一软,咔嚓一声好像有什么被踩断,她惊呼一声,直直地掉了下去!

    “怎么了!怎么了!”

    几人离开内窥镜的位置,直奔姜朝娣掉进去的坑而去。

    姜朝娣手一撑,发现掌心的触感非常柔软,还带着一股子酸臭的气息,她心里一惊,嗷嗷乱叫,“哇!!!这是什么!死。。。死人?!”

    楚东升第一个跳下去,将她扶起来,打开手电一照:满地的烂白菜。

    这是一个,地窖。

    地窖挖得深且长,尽头确实与内窥镜相连,且在靠墙的那边放了个简易的睡袋,不过连包装袋都没开,显然买回来就没用过。

    “嘿,我发现了几坛子酒!好像是自己酿造的葡萄酒!”王耿兴奋地呼喊道。

    地窖盖得非常结实,几乎挖空了大半个车库,看来富商是想在这里腌个酸菜,放个土豆萝卜什么的,顺便还自己酿了好几坛子的葡萄酒。

    只有姜朝娣不小心抓到了烂白菜弄脏了一身,其他人抱着酒坛子,重新回到了地面上来。

    “好嘞,今天我们就庆祝露台重新搭建成功,开一坛子庆祝吧!”王耿说道。

    秦枫不放心,提醒道:“我们是不是要告诉春哥一声?”

    王耿毫不在意,让翟尔雅以“内里震开”一坛子,酒香四溢,沁人心脾,“上次春哥就说了,再发现什么隐藏关卡,只管自己处理,除了珠宝需要上报外,其他的都不用等批了!”

    楚东升拍手称赞,“春哥牛逼!春哥大气!”

    众人高高兴兴地离开,粗心大意,完全没有发现,就在那堆烂白菜旁边,有一个非常简易的挡板。

    挡板后面,整整堆成了山的金银珠宝,在暗无天日的地窖中,寂寞地休息着。

    翠绿色的小壁虎嘴里衔着枚金色的珍珠,顺着暗道爬了进来,将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珍贵珠子,轻轻地放在了这堆珠宝的最上头。

    它抬起头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直到众人离开,并商量着重新买个木板将地窖封上。它吐了吐舌头,顺着墙壁,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