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天歌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吞吐着五行剑气,在他体内的五行剑阵已经大不可量,仿佛开辟出另外一座空间,五把五行剑气凝成的巨剑,倚天杵地的悬浮在虚空当中,周围缠绕无数五色光晕,微微一动便要惊天动地,弹指间就能斩杀金丹境界的高手。

    而且阳天歌还感觉到,他的五行剑气还存在着极大的潜力,由于他的修为境界太低,虽然修炼到了第十三重,但是还不能发挥出五行剑气百分之一的威力。

    只有等到将来,他的境界提升,五行剑气的威力还会随之暴涨,直到修成地仙之后,才能真正体悟到,这门功法的精髓,甚至拥有抗衡天仙的力量。

    而与此同时,在炼狱之门的另外一个空间内,那名童子安然的靠卧在一架躺椅上,感觉到五行剑气那股强大的气息波动,忽然睁开眼睛,不禁微微一笑。

    “这么快就练成了第十三重五行剑气!这小子果然有大气运加身,总算没有白费我的一片苦心,与他结下这段善缘,唯一美中不足,他还修为太弱,于我的大事没有太多助力。”

    那童子正在说着,忽又听轰隆一声,整个炼狱之门都被震得一阵颤动,凌厉的五行剑气从阳天歌体内猛冲出来,浩浩荡荡如同波涛奔涌,庞大的五行剑气,凝聚成一道剑光,仿佛要把这一方世界都给劈开了。

    “好精纯的五行剑气!虽然比当年混元派那个小子还差了些火候,不过凭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能够练成这样,已是十分难得。”

    那童子微微露出一丝欣赏之意,抬起手轻轻一按,把炼狱之门稳住,紧跟着身影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阳天歌身边。

    这时阳天歌刚刚把五行剑气练到第十三重巅峰,笼罩在一片五色光晕当中,整个身体化作了一把利剑,剑锋直指天际,吞吐无边剑气,在他胸前还悬浮着一把五色飞剑,随着五行剑气的波动嗦嗦震颤。

    就在刚才他练成五行剑气之后,立即就炼化了这把五行分光剑。因为早已是无主之物,又被炼狱之门镇压了多年,五行分光剑的器灵感觉到五行剑气的气息,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承认了新的主人。

    这把五行分光剑的器灵名叫景严,是一名负剑童子模样,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阳天歌将他炼化之后,顿时感觉通身一震,瞬间脑中涌出无数念头,全是对剑术的参悟领会,还有这把五行分光剑的运使诀窍。

    阳天歌知道这些凭空而来的念头,全是那位混元派的前辈,对于剑术的领悟和理解,通过五行分光剑的器灵,传入他的脑中,全是无价之宝。

    他连忙收摄心神,把这些零散念头融会贯通,顿时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仿佛曾经钻研了数千年,对剑术的理解,已经深入精髓。

    “怪不得!怪不得!原来炼化道器之后,还能够通过器灵,得到前人的经验,难怪凌美玉的剑术如此厉害,想必也是得到了天魔诛仙剑前任主人的遗泽。”

    阳天歌心中暗忖,却又忽然想起,既然五行分光剑的器灵能够传承前人主人的经验,那么作为大明王真龙塔的器灵,兰茵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这些?

    阳天歌越想越觉古怪,正想要去问问兰茵,这时却突然发现他体内的五行剑气猛的躁动起来,隐隐有走火入魔的趋势。

    阳天歌大吃一惊,知道事情不妙,赶紧咬紧牙关死死压制,但是仅仅坚持了片刻,就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五行剑阵,运转速度越来越快,仿佛随时要爆炸一般。

    “不好了,我要走火入魔!万一压制不住,必定要被体内的五行剑气炸成齑粉!”阳天歌后悔不迭,刚才不该急着炼化飞剑,更不该分心参悟那些剑术经验。

    这时那炼狱之门的器灵也在阳天歌身边,察觉到了他的异状,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喃喃低语道:“嗯?竟然走火入魔了,难道是我拔苗助长?看来还是有些高估了这小子的潜力。”

    那童子叹息一声,显得有些失望,正想出手帮忙,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从阳天歌头顶冲出一道金光,一条金龙盘绕的玲珑宝塔冉冉升起,转眼就化作百余丈高,立刻就把五行剑气镇住。

    阳天歌赶紧趁此机会,压制体内的五行剑阵,同时祭出五行分光剑,把全身法力全都灌注剑中,使他体内躁动的五行剑气,终于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出口。

    霎时间只见一道五色剑光横在空中,足有十余丈长,随着阳天歌手势,猛的向下一按,那道剑光直向前方射去。

    立刻就听刺啦一声,这座洞府好像一片绢布,生生被从中间撕开,留出一道数百丈长的大口子,露出外面一片幽暗昏黑的空间。

    阳天歌借这一击,宣泄出体内躁动的气息,总算重新压制住了五行剑气。但是他却发现在他体内的那座五行剑阵,仅凭他的法力,根本镇压不住。除非他永远不去催动五行剑气,否则只要稍不注意,就会又要走火入魔。

    “我现在全身法力尽数化为五行剑气,如果不能随意使用,修为便要去了大半,实在有些不妙。”阳天歌心中一凛,不禁暗暗叫苦,脑中却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刚才险些走火入魔,幸亏他急中生智,催动大明王塔,镇住五行剑气,才能逃过一劫。

    如果是大明王真龙塔,必能镇住体内的五行剑阵,再也不用担心走火入魔,但是如此一来就要占用一件道器,取舍之间实在叫人难以定夺。

    不过阳天歌并非优柔寡断之人,稍作思虑便已拿定主意,凭他第十三重五行剑气,再加上一把中品道器的飞剑,就算不动用大明王真龙塔,也足够超出同辈十倍。

    阳天歌心意一定,立刻催动大明王真龙塔的本体,化作一道金光,落入五行剑阵。他体内的五行剑阵开辟出了一方巨大的虚空空间,四周全是一片迷雾茫茫,只有中间耸立五把巨剑,按照五行生克,结成一座大阵。

    这时忽然刺入一道金光,只见一座百余丈高的宝塔,轰隆一声落入大阵当中,一石激起千层波浪,引来无穷剑气轰击。

    但那大明王真龙塔却强横无比,受到五行剑气轰击,竟然还能纹丝不动,盘绕在塔上的金龙张牙舞爪,宛如长鲸吸水一般,竟把那些剑气,一口全都吞去。

    紧跟又从塔顶向四面八方射出一片赤金光霞,顿时引爆无数火雨神雷,震得五行剑阵猛的一顿,就被大明王真龙塔死死压住,所有五行剑气立即服服帖帖,再也没有一丝躁动感觉。

    “太好了!没想到我用大明王真龙塔镇压五行剑阵的阵眼,竟然又使这座大阵生出许多精妙变化,虽然法力总量没有增加,但是运使起来,更加得心应手,再配合我手上这把五行分光剑,就算遇上第九重洗练肉身,甚至第十重风火雷劫的高手,也有实力与之一战。”

    阳天歌实力大涨,再次信心暴增,已经不再满足于击杀金丹境界的高手,而是把眼光放在了更高的层次。当初那位混元派的前辈,凭借地仙十重的境界,就能与天仙高手抗衡。如今他也同样拥有五行分光剑,并且把五行剑气练到了第十三重,未必就会弱于前人。

    那童子见阳天歌竟然自己化去走火入魔之险,对他又多几分欣赏,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仓促间能想到用大明王真龙塔镇压五行剑气,还算有几分急智。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最多能与洗练肉身之人打个平手,如果遇上渡过风火雷劫的高手,只有落荒而逃的份,若是不知深浅,一味与人拼命,早晚也要死于非命。”

    阳天歌蓦地一愣,却知是修成五行剑阵之后,随着自己修为大涨,有些妄自尊大起来。岂不知那风火雷劫乃是追求长生大道的第一重大劫,渡过去就有希望修成元神,过不去立刻就要灰飞烟灭。

    而且一旦渡过风火雷劫,全身法力受到地水风火之力洗练,虽然与洗练肉身只差一个境界,修为却要相差数十倍甚至上百倍,说是天壤之别也差不多。

    阳天歌的实力虽然强横,又有五行分光剑护身,可他终究差了修为境界,遇上渡过风火雷劫的高手,还真是没有几分取胜的希望。

    而且这世上的天才绝对不少,拥有奇遇的也不只他一个,万一遇上一位身怀道器,又已渡过风火雷劫的高手,只怕连逃命的机会也不大。

    “多谢前辈提点,刚才修成五行剑气,是有些得意忘形了。”阳天歌知道有错,立刻调整心情,恢复平和心态。

    “谢倒不必,我与你本来萍水相逢,若非见你身怀天魔舍利,又收了大明王真龙塔,我也不会管你。像你这样有大气运加身之人,就算不遇上我,也会另有奇遇。反倒是我与你这一朝过往,结下许多善缘,来日自有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