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林军,听到这个名词,李肃差点笑出声。

    那些驴子一样的马,那皮甲都配备不起的军队,真的能算是御林军吗?

    有了先前的经验,李肃直接大手一挥:“下马,所有人都要下马,御林军的马,也要拿出来耕地嘛。大营公社可以出人换马,帮骑兵大营种地。”

    有了李肃的指示,潘长润还是明智的没有再反驳,毕竟李肃的计划,怎么也比他这个大老粗心里面想的好。

    马善才也恰当的拍马屁说:“还是陛下想的高明。”

    “行了,别拍马屁了。”

    李肃腻歪的看着这躁乱的城市,忍不住说:“治国先治农,现在一寸耕地都没有,如何高明,高明个屁啊。”

    实际上,当李肃下船,来到城市边缘的时候,李肃就发现了问题。

    这密密麻麻的森林草地,根本和耕地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如果想把这里开垦成肥沃的土地,没有数年的努力,是决计不可能的。

    李肃忍不住想搓压花,不愧是最高难度,这种地方你都好意思给我的?

    要不是北边怕克里米亚汗国几万铁骑登门,南边怕热那亚人舰队砸锅,我早就跑有熟地的地方去了。

    这种感觉就像极了在玩文明6的时候,仓促之下选了一个地方草草建城,建完之后却发现,一点儿稀缺资源都没有,而且粮食极度匮乏,完全可以重新开的局面。

    怎么办?

    继续苟啊!

    “那蛮子,果然惹不得?”二叔看着破烂的土地,又忍不住的发牢骚:“这要开荒到什么时候啊,又没有锄头,又没有锯,唉。”

    李肃想起来,二叔也是一个种田小达人,在村子里面颇有名声,所以才能凭借便宜老爹的兄弟这一名气,成为了全国独一份的王,别的人没这个待遇的。

    李肃点头说:“就算是一穷二白,我们也不能跟鞑子硬碰硬啊。想那鞑子,都是蒙元鞑子之后,凶残野蛮,每年冬天派兵数万骑,横扫北方,被他们捕获的生口,老得杀掉,剩下的送到热那亚蕃子的港口,全都装船,卖给各地奴隶主。我们这三万人,去平地上和鞑子抢地盘,何其难也。”

    这也是李肃必须面对的现状。

    北边是战斗力旺盛,打开了天方教战斗力max buff的克里米亚汗国,直到十八世纪,克里米亚汗国依然敢对莫斯科大公国发动数万骑兵的远征,十六世纪七十年代,克里米亚汗国发动了对莫斯科的远征,肆虐毛子的家乡之后,狂攻莫斯科,据称死亡、被捉拿的毛子,足有十五万人。

    这样凶悍的鞑靼,李肃情知道,没有火枪打个蛋蛋。

    热那亚人也是靠着可汗的庇护才在沿海地区设下殖民城市,靠着每年交纳巨额的贡金才混下来的。

    要知道,1502年金帐汗国留下的政治实体就被毛子打得差不多了,克里米亚汗国照样可以再嚣张200年,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你说,咱们就真个,完蛋了?”魏一三瞠目结舌的问。

    李肃深深的看了一眼魏一三,商人,在李肃的印象里,是最容易背叛的阶级。

    所以李肃也得给他打强心剂:“不要着急,这些鞑子不会种地,他们就靠其他的,会种地的人给他们种地。他们用跟他们不一个信的人群,这种制度,叫米力特,就好像信佛的自己管自己,信道的自己管自己,出事了自己解决,按时交钱就行。他们还用奴隶,在庄园里面耕作,总之,我们还是大有可为的。”

    说完这个,李肃再回头,看着这破森林,又担忧起来。

    拿啥种地?

    这时,城里的农民们也迷茫的看着森林,没有粮食,去打猎?

    李肃让马善才先去宣布了关于军屯的命令,基本上没有盔甲的军队很高兴,也担忧会出现喝兵血的问题。

    李肃见状,拿出了在路边捡取的木棍,站在最高处说:“老兄弟们,跟着我,从山沟里跑出来辛苦了。今天,咱们就来说道说道军屯。我是这样想的,我基本不要大家伙什么,但是呢,为了防止有些人,想要大家伙什么,我决定这样来。”

    李肃把木棍插在木板房的墙上,对众人说:“你们看,这是一,这是二,一直到九。这九个字呢,大家记住。以后我们专门任命两个小官,负责统计谁耕了多少地,耕多少,算多少,最后大家合计起来,有多少地,交多少粮,谁也不多,谁也不少。”

    “那俺们呢?”

    李肃说的倒是挺美好,可军官们不乐意了。

    果然就有人跳了出来。

    李肃敲了敲木棍,淡定的说:“又不是不给你们好处,十夫长,可以再领半份粮,五十夫长,领两份,百夫长,多领四份,如何?不能再多了啊,再多老兄弟们种地,就拿来养你们了。”

    这样分配,既顾及了军官们的权益,又彻底把粮食都放给了大头兵。

    暂时也能解决一部分问题。

    可还有一个问题是,现在只是纸上谈兵。

    有人就问李肃:“那都是老荒地,又没锄头又没犁,咋个种,才能种出粮食嘛。”

    “有办法,咱们老祖宗都是怎么开荒的?把树放倒了,挖一圈沟,里面放火,什么都烧干净了,草灰就是最好的肥料。”李肃只好硬着头皮拿出了刀耕火种的办法。

    没办法呀。

    谁让咱是最高难度,别说铁农具,连木头农具都没有,完完全全的从零开始。

    这还有科技树?

    李肃晕死,这看来是准备让他在十五世纪,重走一遍公元前十五世纪的路啊。

    可没办法,该做还得做。

    “你的手里面不是有刀子吗,这个时候还等什么,用了!”

    李肃强硬的说。

    他们手里的破铁片子,好歹是目前砍树砍杂草的实用武器。

    把军队都发动起来去砍树,李肃一出门,被一大群的老人围了上来。

    他们面黄肌瘦的冲李肃行礼,然后问:“皇上啊,俺们怎么去开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