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有些喧嚣,一望无际的大海上阳光毫无遮掩的射在甲板上,本是热烈的天气但气氛却有着一股无法掩饰的阴冷。

    甲板上,霍恩比翘着二郎腿晃晃悠悠的看着船尾已经被吊起来的天枢,在他身后有不少新加入的船员正在窃窃私语,向着前辈们询问这其中的缘由后也入乡随俗加入了看戏的队列。

    天枢身上的血污明显多了不少,这次已经不是自残了,而是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殴打所致。

    “小鬼,老子供你吃供你喝,到头来你竟然想着逃跑!?还有良心么?嗯哈哈哈哈!”霍恩比丝毫不在意眼前的小鬼会不会因为自己撕破脸皮而放弃对自己的船进行翻修,反正对他来说那只是一个选择而已,大海之上哪有什么既定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随心即可,重要的是随谁的心——自然是霍恩比的。

    在海上航行了数年,霍恩比虽然不是太了解船但在他心中对脚下的这艘霍恩比号还是有一个比较全面的认知的,想要换船无非是想要换个环境,这和这艘船本身的质量是没关系的,毕竟整天看着那些缝缝补补的地方他心里也有些不爽,所以天枢的出现才让他有些惊喜——由天枢出手后的船和新的没啥区别。

    然而!

    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乐意的基础上!

    现在,他不开心了,这个小鬼竟然想要逃离,并且还杀害了自己一名‘珍贵’的船员。

    吊在半空中的天枢眼中一片茫然的看着前方那片蔚蓝的大海,对下方霍恩比的发言视若罔闻,反正自己的目的,回到这艘船上已经达成了,现在他思考的是:是不是该收网了。

    因为就在几分钟前,他的耳边传来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会想办法把你放下来的。

    罗宾的声音。

    天枢当时就感到了一丝意外和一丝为难。

    意外的是罗宾在这艘船出航之前明明有大把的机会离开,为什么没有下船甚至还出了海;为难的是,多了一个罗宾,他的某些东西就需要一些改变和完善了,不然到时候罗宾也可能跟着这群海盗留在这片海域了;有些失望则是因为这应该是自己在这艘船上最后一次挨打了,理论上发现自己逃走这个罪名应该能让他得到更重的殴打,但事实上却和之前的差不多。

    “还在么。”

    天枢尽量抬起头轻声问道。

    一只耳朵和一张嘴此时正在天枢的后脑勺,光秃秃的显得很突兀,但好在这艘船上没人能看到这一幕,不然心脏都得被吓出来。

    听到天枢的询问,下方一个并不起眼的阴影中,一个人影身子一颤,激动的抬头看向上方那个早就一动不动如同死人的身影,她亲眼观看了那场暴虐的殴打,并将天枢吊在上面暴晒了许久,她着实有些担心那个少年是不是已经坚持不住。

    “我在的!”罗宾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你,怎么样了……“

    “还好,除了有些头晕。“天枢依旧目视远方,嘴唇的抖动几乎不可视。

    头晕,有饥饿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失血过多,即便生死八门能够使他的伤口痊愈,但失去的血液却无法给放回去。

    “我、我能……“罗宾想要做些什么,但话没说完就被天枢打断了。

    “躲起来就好。“天枢说道,他决定尽快开启行动了,不然时间久了就算是他也扛不住,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似乎传来了一声低啜,让他一愣,抿抿嘴唇说道:”躲起来之前……能给我找点水喝么,至关重要。“

    很快,他听到了对方肯定的回答:你等着!

    呼——

    天枢稍稍舒了口气,不知道为啥,他刚刚秒懂了那声异样低啜的含义,原本准备即时的行动……现在就乖乖等着喝杯水再开始了。

    但是……

    瞥了一眼下方已经散开不少但仍旧有人看自己笑话的人群,天枢有些好奇妮可罗宾要如何把水送到自己这里,脑海中看到的她的能力似乎不存在空间转移的作用。

    他当然不知道,就在这同一时间已经拿到水的罗宾看着被举高高的天枢也开始犯难了,她在思考着和天枢同样的问题……

    对于自己的能力她自然有着相当的理解,毕竟已经得到花花果实多年,想要运输物品也不在话下,无非是个接力的过程罢了,之前她也想当然的没把传递这种事情当回事儿,但现在……如果不想暴露自己的话那就只有一个比较稳妥的方法才能将水递给天枢,但这个方法……

    不知想到了什么,罗宾愣了愣神,一丝不可见的红晕一闪而过,但眼神却慢慢坚定了下来。

    “他还小,他渴了。”

    几分钟后。

    甲板上正在费力搬运弹药的小喽啰轻轻的把箱子放在船尾,有些怨念的看了一眼那些一边喝酒一边完成某些简单任务的前辈们,嘴里碎碎念却不敢太过声张,没办法他无法改变这种情况,只能默默的期望下一次招收船员来得快些。

    但现在他只能在当下完成了阶段性任务后的间隙喘口气,在日头下展望一下未来,不过话说回来,天真的好热啊,自己的汗水都已经要把衣领给浸湿了……

    他有些烦躁的扯扯领子,对自己的待遇越发的不满,尤其是想起那些喝酒的狗日的,“他娘的越想越热……等等……”他突然停滞,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好像不热啊!本就出身于码头的搬运工这点活根本不至于让他流这么多汗。

    突然,他猛地抬头,果然那个吊死鬼正在他正头顶在海风中晃悠,从这个小鬼身上,正时不时的滴落水珠正好滴在他的身上。

    恐怖的想法和恶心的想法齐齐涌向心尖,小喽啰的脸一下子绿了:该、该不会是尿吧!

    ps:现在字数少……不知道现在看过这些文字的你们有什么想法……我发现起点的海贼同人现在……我能看进去的不多……寥寥几本,剩下的额……也不知道我这本……

    最关键的是人家能签约啊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