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如今,只有等徐钰还有那两个家伙救醒了。

    雷神也来到这个世界陈歌当然是很高兴了,至少不会太寂寞了。

    有句三十三天里的老话怎么说来着,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

    外界——

    方洛治如一代杀神,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可谓斗的是如火如荼。

    而向方洛治扑过来的人,可谓是越来越多,一发不可收拾。

    齐元天大吼,“洛治!洛治!”

    然而方洛治丝毫不理会。

    自己要在将军面前表现自己有用的一面啊!

    今天早上,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机会了,不能放过啊!

    齐元天则是觉得,何必跟一群凡人大动干戈,搞的杀气蓬勃呢。

    奈何方洛治杀红了眼。

    这时候,山洞里面,忽然一道身影钻出——

    眼尖的齐元天神色一凝,一把扣住那人。

    那人如被得的鸡仔,用自己那渺小的力气,挣扎着。

    然而力气虽小,齐元天还是松手了,真怕自己没用力,这小鸡仔还是死在自己手里。

    发现这人是那死人后,齐元天就更不能放他走了。

    自己老大现在是凡人之躯啊!

    “想跑!”齐元天大喝,杀机隐隐浮出水面。

    就在这时,洪亮的铜钟响起——

    咚!

    ……

    咚!

    ……

    咚!

    ……

    战时鸣金便收兵,两军交战如同营。

    这是打仗的规矩。

    然而方洛治哪儿知道还有这种规矩。

    这时候手撕不过瘾了,气元化形,捏出了一把赤红色的九环大刀,刀长七尺,刀身五尺,如从炼狱中取出。

    “军征号令!军师浮戎被擒!三军听令,放下武器,听从号令!”

    齐元天重新抓回王小吉,捏在手里,听着这话,不明何故。

    这抓个军师,有个卵用?

    这时候,陈歌飘了出来。

    “我靠,这坑比,抓个军师以为自己擒王了啊。”

    “将……将军!”

    齐元天被突然出现的陈歌吓了一跳。

    看到将军是飘出来的后,更是满腹震惊不容言表。

    “安了安了,本将军很好,都是拜这小子所赐。”

    这件事情,这么尴尬,源头源尾,怎么可能告诉第二个人。

    不过这打自己闷棍的小子,死后埋哪儿陈歌都想好了。

    齐元天差异的看了一眼王小吉。

    这小鸡崽子,想不到还能伤到将军,难不成是玉帝派来的?

    将军在齐元天心里,已经是用来摩拜的存在了,地位不容撼动,怎么可能会有人伤的了将军,

    所以一想,齐元天就想到了玉帝,还有那时,签保密协议的时候的事情……

    “哎,那小子怎么了?”

    陈歌撇了眼方洛治。

    “这小子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刚才说什么都不停,非说要在将军面前好好表现表现。”

    “诶,也是苦命的孩子……”

    同情一波方洛治后,发现这虽然是只抓了个军师,但貌似没人敢动弹了。

    “快,把拿货绑了,伤着自家兄弟了。”

    “自?哦!明白!”齐元天反应过来,一个健步冲了上去,压制住了方洛治。

    方洛治跟头疯狗似的,嗷嗷叫着。

    陈歌飘到他嘴巴跟前,怒目而视。

    方洛治顿时蔫气了。

    王小吉本以为趁他不注意,自己混进人群队里,凭自己的这身衣服,也绝对可以躲过一劫啊。

    可是没想到,居然鸣金收兵了?

    这什么情况?

    难不成是三宗败北,陈家界的人擒王了?

    完了完了,王小吉不敢想发生了什么了,只知道现在自己要完了。

    齐元天上前就要赐王小吉一死,

    于兵这时候,屁颠屁颠的挤过人群,来到陈歌身前,“仙尊,嘿嘿,我们成功了!”

    再见一旁被攥着的兄弟,现在于兵是擒王之人,立功之身,天不怕,地不怕,有仙尊在一旁,毫无忌惮,

    一把推开齐元天,抱紧了王小吉,对着齐元天大吼,“你想对俺兄弟干什么!”

    “他?”齐元天指着于兵,看着陈歌,“我?”

    一时语塞的怎么说话都不会了。

    不要说齐元天了,于兵能看到自己,陈歌也是一脸懵逼。

    “你能看见我?”陈歌试探性的一问,看看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仙尊,你就站在俺面前,俺肯定能看见你勒。”

    陈歌到吸一口凉气,“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要是能看到自己灵魂体的话,那肯定是玉帝派来的人,要是玉帝派来的人,那自己使唤的也方便的多。

    “还知道我是谁么,仙尊你可真健忘,我们昨天在山洞里认识的,你忘啦?”

    好吧,真不知道玉帝派这样的人跟过来,是什么意思,还是这人有异于常人的眼睛?

    比起前者,陈歌更希望是后者。

    “那我交给你的事,你可办成了?”

    “办成了。”于兵高兴的点头。

    于兵也没想到,事情进展的有这么顺利,就跟闹着玩儿一样。

    “好,你把那军师拿来,我有话说。”

    于兵欣然领命。

    当于兵跑到乔卫身前的时候,乔卫架着昏迷的军师,面色凝重。

    “乔卫,仙尊叫我们带着军师过去呢。”

    乔卫看了眼于兵,在看了眼卧于山野中的这万名三宗弟子。

    眼神之中渐渐起了贪婪之色。

    “于兵,你看,现在就在我手里,拥有了上万人,他们都听我的指挥啊!”

    乔卫这话,让于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战战兢兢道,“可是,可是王小吉还在他们手里。”

    说道王小吉,又是乔卫心里的一道坎。

    “王小吉活了么?”

    “活了。”

    “你看到了?”

    “看到了。”

    “那你干嘛不把他拉过来!”乔卫此时,心里也已经不想管王小吉了。

    “呀……”于兵想了想,嘿嘿笑道,“别逗了,他们怎么可能让王小吉跟我过来。”

    话说道点子上了,乔卫已经不想管王小吉的死活了。

    “这就对了,他们的心思就是这样,不会相信你我的。”

    于兵就纳了闷儿了,乔卫怎么变成了这副鸟样了。

    “乔卫你咋了?王小吉活了,被仙尊救活了。”

    “非我池中鱼,不入我池中水。”乔卫喃喃自语着,一把取过军师身上的佩剑,一剑刺向于兵。

    噗嗤——

    鲜红的血液滚滚而出。

    于兵瞪大了眼睛,眼睛里除了不敢相信,还是不敢相信。

    乔卫缓缓闭上眼睛,大吼道,“听我号令!东仗营人马留下,剿灭洞内余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