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2年的挪威。

    此时正是冬季,连日的降水加上日耳曼人对整个国家的迫害,就连滕斯贝格这座最古老的小镇,也都笼罩着一层阴郁的气息。

    阴雨寒冷的天气,让小镇居民们纷纷关紧门窗,任由持续的阴雨延绵天气在小镇上空肆虐。

    但是这种暴风雨下的安宁,在这一天却被悄悄地打破了。

    哗~

    小镇某个空旷的巷子里,突然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道涟漪,仿佛一道水幕,随后这块扭曲的空间之中,一个长约一米高的带翅怪物飞了出来。

    扑簌簌!

    似乎体力不支,这道小镇意外来客还没飞远就被稀稀落落的雨水淋湿,随后歪歪曲曲的掉落在地,浑身发抖,有些喘气。

    嘎吱——

    怪物低吼了一声,连忙奋力爬起,躲在巷角。

    “时运不济,居然是雨天!”

    这只怪物,正是刚刚穿越过来的陈默。

    他趁着白天出洞捕食,挑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沟通妖魔珠,终于打开了通往异位面的通道,一下子横空穿越了过来,但千算万算,却没想这边是雨天。

    这雨量,这天气,简直要了他半条命。

    漫天雨水将他后背翅膀通通淋湿,水分浸透肉身,立马就出现种种不适,虽然不至于要命,但极大影响了他的实力发挥。

    生命力1.3,可以轻易碾压任何普通人类,但都没法抵御这种天敌事物。

    他收拢翅膀减少淋湿面积,脚掌着地,走进小巷深处寻找避雨处,没有走几步,就看到了一处能遮雨的屋角。

    不过下一刻,这屋角下面一堆杂物,忽然“颤悠悠”地坐了起来,居然是一个人躺在那。

    陈默受水淋湿之下,这才发现。

    “布及叽咕吧啦?!”

    这是一个满身破布衣服的流浪汉,看着他从天而降,脸上震惊万分,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

    陈默听不懂,不是中文也不是英语,并不在他已知范围内。

    但并不妨碍他看到流浪汉已经拿起身旁的一根木棍,面露凶狠的看着他,充满着敌意。

    雨水飘打在陈默后背,让他忍不住往前踏了一步,这个流浪汉老人立刻哇哇的咒骂起来,一棒挥过来。

    陈默脸色一冷,翅膀一振,身体快速地飞掠靠近,坚硬如铁的翅膀一下子划过了老人的胸膛心脏。

    咕噜噜…

    老人大叫着的喉咙还没闭合,但已经发不出声音了,随后瘫软倒地,生命体征渐渐消失,随后一道常人无法看见的微弱气流,从其倒地的身躯上流向默的身体。

    “原来是挪威……”

    很快,陈默就从反馈的能量养分之中,收到了一些模糊的记忆碎片,除去一些没有营养的乞讨记忆,他体悟再三,提取有用的信息,发现这里居然是二战时期的挪威。

    “难道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历史世界?”

    陈默也没想到来到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对挪威几乎不怎么了解,只知道这是一个二战时期被***占领过的国家,冰雪很多。

    流浪汉的记忆里也十分有限,二战,德国,征税者,暴行,然后就是乞讨,睡觉,咒骂,乞讨……重复的生活体验。

    似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和现实世界差不多的二战平行位面。

    陈默微微皱眉,这样子倒也不算坏事,这里的天气影响他实力发挥,普通一点也挺好。

    呼!

    他把流浪汉尸体堆在墙角,还摆成睡觉的姿态,随后慢慢的调整自身,边适应这种天气,边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

    原本罗刹星上一个多月时间内,他感受到自身实力日复一日的强大,全身上下充满了无与伦比的自信,但没想到刚刚穿越到这新开启的二号位面,就迎来当头一棒。

    巨大的落差,让他心情有些不舒服。

    “看来先要想办法,不让雨水滴湿,还要注意隐匿,以免引起人类社会的注意。”

    即便是1.3的生命力,面对平均水平只有0.5的人类毫无压力,但人类最可怕的不是单体武力,而是举国而动的强大国家机器力量。

    强如罗刹王,也抵挡不了核弹洗地的威力。

    只有生命力突破三位数的至圣强者,才能直面核武器。

    休息了一会儿,陈默决定先找个地方安置下来。

    扑簌簌!他朝着最近的一栋房子快速飞了过去,随后依附在这栋红色老宅墙上,悄无声息地移动着,很快就落在了这栋房子的二楼阳台上。

    嗡——

    他将自己的心灵力量辐射出去,周围20米内的场景,渐渐浮现在他脑海中,看到二楼空无一人,他把窗户撬开,轻轻爬了进去。

    “这一家还挺富裕的。”

    这里的布置似乎是一间书房,空间蛮大,左右一排书柜满满的藏书,红木书桌,复式壁橱,家具摆设都呈现出一种古老而又奢华的气息,显然是一个家世不错的家庭。

    他看了一下,书房里面没有雨具雨衣,但衣橱里有一些礼服,他把翅膀收拢起来,挑了一件最小号的套上,基本可以遮住身上大部分鳞片。

    他又找到一双不错的皮鞋套在角上,戴上一顶鸭舌帽,站在衣橱落地镜前看了看。

    “除了脸上黑褐色的皮肤,嘴里有利牙,看上去倒也像个人类。”

    陈默在镜子前龇牙,这还是他重生一个多月来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全貌。

    一米多高,背部翅膀将衣服撑的微微鼓起,双爪狭长,腿部弯曲,一副凶恶的五官有八九分接近于人类,但是锋利的牙口却有些暴露了他的身份。

    陈默正思索着怎么再装扮装扮,突然感应到房门外有人在靠近。

    “亲爱的,你是不是在你爸爸的书房里藏着小动物?”

    “没有的事,妈妈,你总是胡乱猜测我!”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大声辩解着。

    陈默的听力极为强大,隔着一道门就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声音,吸收了流浪汉的记忆,很快就判断出是挪威当地语。

    他心灵本能的警惕了起来,这幅面貌还不适宜出现在人类面前,于是速度极快的缩到了衣橱柜里,隐藏起来。

    “那为什么隔壁图思克家的那只金斯露一直朝二楼狂吠?艾迪,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你爸爸去了教会,以为就没人能够管你了吗,我这就来看一看,要是你骗我……藏了什么小猫小狗,这个月的零用钱就没了!”

    狗?

    陈默后知后觉,这才发觉自己隐藏着的衣橱里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他轻轻一拨开,发现一只刚睁眼不久的小奶狗正躺在衣橱最里面的位置,被一件大衣裹着。

    这只小奶狗一看到他,下意识地张嘴想叫,陈默连忙伸爪扼住它的喉咙。

    而屋外的声音越来越近。

    随后咔嚓一下,房门被打开。

    嗒,嗒,嗒。

    衣橱缝隙里,他清晰地看到一个棕发女人拉着一个小男孩,走了进来。